主页 > 成功案例 >
深读拉美秘鲁总统大选谁将笑到最后?
发布日期:2021-11-29 01:4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之后,秘鲁将举行决胜选举。首轮选举得票率最高的候选人藤森庆子赢得39%的选票,票数不足以让她直接当选总统。根据首轮选举结果,藤森庆子将与经济学家、商人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在6月5日的决定性竞选中角逐,后者在首轮选举中获得24%的选票,排名第二。在两位候选人中,谁的局势更有利于赢得大选?而首轮失利的候选人的支持者们又将把选票投给谁?截至目前,2016年秘鲁总统大选最重要的启示是什么?第一轮的大选又给秘鲁的国会和政策走向带来了哪些变化?

  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通常因其名字的简写而被叫做“PPK”。他在决胜选举中会以微弱的优势胜出。尽管藤森庆子获得了将近40%的选票,但是据益普索民调显示,PPK领先庆子几个百分点。大批秘鲁民众于4月5日举行游行,当天是藤森庆子父亲1992年发动“自我政变”的纪念日。这种大规模游行反映了秘鲁分裂为“反藤森主义”和“藤森主义”两派,彼此水火不容。PPK只在秘鲁的民主政府中任过职,他将代表“反藤森主义”,吸引首轮选举排名第三、第四、第五候选人的选票。这三人分别为左翼候选人韦罗妮卡·门多萨、中左翼候选人阿尔弗雷多·巴内切亚、前总统阿兰·加西亚,分别赢得了大约17%、7%、6%的选票。

  不过,选战还远未结束。尽管左翼领导人坚决反对“藤森主义”,但是秘鲁的很多底层民众认为前总统藤森给穷人带来了福利。PPK本人曾是数家国际投资银行的合伙人,很有钱,他必须努力才让这些穷人给他投票。藤森庆子则得益于人们对她的看法,认为她会同父亲一样,实施“铁腕”政策。藤森庆子在地方选举中的实力表现在她所在政党赢得了国会过半席位,比2011年多了75%,这种情况在秘鲁十分罕见。

  不幸的是,正如美洲国家组织(OAS)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所强调的,秘鲁2016年大选整体上令人不安。秘鲁选举当局做出的决定被认为是由大多数秘鲁民众的政治意愿所驱动的。中左翼的体制外人士胡里奥·古斯曼在竞选时期曾支持率高升,不料由于其所在政党有少数违规行为,参选资格被取消。曾名列第四的候选人塞萨尔·阿库尼亚因涉嫌收买选票而丧失选举资格。藤森庆子也有过十分类似的违规举动,却没有被取消参选资格。秘鲁的下一任总统很有可能被指责为不是民众的选择。

  根据拉美地区最近的趋势来看,多数选民选择了中间偏右的人选,但是秘鲁下一任总统将在很大程度上依靠那些在第一轮选举中投给左翼候选人的选票当选。PPK比藤森庆子更有可能赢得这些选民的选票,因此更容易赢得选举。矛盾的是,如果考虑现有投票者的人口分布,可以得出结论,投票给韦罗妮卡·门多萨的选民大部分都是穷人,他们可能会更倾向于庆子,因为她主要的支持者也是穷人。然而,益普索民调曾在4月询问门多萨的支持者,如果门多萨不在大选之中,他们会将选票投给谁。这些人中只有4%表示会选择藤森庆子,而24%宣称会投给PPK。大部分门多萨的支持者都持“反藤森主义”,他们会将选票投给PPK来对抗藤森庆子。为确保胜利,藤森庆子在利马必须获得更多支持。然而,与藤森庆子相比,PPK有更大机会赢得拿到利马的选票。中间派阿尔弗雷多·巴内切亚在利马很受中上层人民欢迎,这些选民更有可能将票投给PPK。不过,藤森庆子已经获得了坚实的国会多数席位(到目前为止,预测她在秘鲁的一院制议会中将拿到135个席位中的68个)。与自2000年以来相比,左翼将在国会更加壮大(估计门多萨的党将会获得20个席位)。如果PPK当选总统,他将被迫与其他党派形成非正式联盟来推动他的纲领。在联盟中,他更有可能依靠“支持藤森者”而不是左翼。PPK将通过左翼的支持当选,但是他会依靠中的支持来执政。

  秘鲁首轮大选与之前的选举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在于,秘鲁南部与该国其他地区政治上脱节。尽管国家贫困率大幅下降、生活质量大规模提高,使得南部地区受益颇丰——也许比其他地区得益更多——它的反应仍不同于其他地区。与2006年和2011年的大选一样,2016年大选中,南部对经济模式投了强烈的反对票,他们认为现有的经济模式对他们不起作用。秘鲁的政治制度若想让大多数民众觉得该国经济模式对他们有益,仍然任重道远。不同之处在于,首轮大选的结果没有带来决胜选举的政治两极化。与之前的大选不同,进入第二轮选举的两位候选人对私人投资和自由市场政策均相对友好。再考虑到选民的偏好,第一轮选举中胜出的无疑是成功的经济模式,赢得了所有票数中的三分之二。另一项与以往选举的重要不同在于,人民力量党将占国会多数,该党即藤森庆子的政党。这样,无论她六月是否在与库琴斯基的角逐中获胜,她都将拥有很大的权力。上世纪90年代中期,藤森庆子的父亲阿尔韦托·藤森既控制行政部门又控制国会,自那以后这种情况再未发生过。

  很难通过首轮选举结果来预测谁是最终赢家。藤森庆子面临着强烈的反对,而库琴斯基十分孤立,需要联盟。二者都是右翼候选人。在票数上,左翼候选人门多萨和中左翼的人民行动党紧随其后,二者均对现有的经济模式持批评态度。目前反藤森主义愈演愈烈,我认为库琴斯基更有可能成为赢家。虽然现在存在两极分化,但是如果库琴斯基转向中间,许多投票者将因两害相权取其轻将选票投给他。最大的赢家是左翼,门多萨和广泛阵线(Frente Amplio)让左翼重新焕发活力,与直接(Democracia Directa)的桑托斯一起代表了选民的四分之一。门多萨和新一代的议员将成为核心反对派。这对于矿业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最主要的输家是中间派,因为它的支持下降。美洲人民革命联盟(APRA)和基督教人民党(PPC)等老的党派亟待整顿,否则将会消失。国会的政治情况则完全不同。国会更加两极化,包括的政党较少,这意味着在国会中达成协议将会十分困难。如果藤森庆子当选,她仅需要少数票就能拥有国会的多数支持,但是将面临强烈的反对。如果库琴斯基当选,他将面对藤森庆子更密集且有组织的反对。不过,由于两位候选人的经济政策相吻合,在这个方面达成协议仍有余地。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6年4月12日的“拉美顾问”,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

  我曾在《委国侨报》任特约记者,关于委内瑞拉在国会选举后的走向以及中委关系,问我吧!

  我是从事拉美对外交流与合作工作的专栏作者佩德,关于拉美和加勒比的问题,问我吧!